位置 :  主页 > 娱乐新闻 >

API是打造开放银行的必经之路

   营收和净利润均超市场预期的成绩成了亚马逊财报的重中之重,然而AWS的情况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去年下半年,科技股经历“至暗时刻”,Facebook因为数据隐私问题面临扑面而来的声讨,贸易战、美债收益率等大环境也时时刻刻改变着投资者对科技巨头的态度。一时间,“靠FAANG躺赢的时代要结束了”的论调层出不穷。但如今,科技股却甩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Facebook的财报证明,“金主们”并没有放弃Facebook。当地时间24日,Facebook公布了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Facebook广告收入为149.12亿美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高达98.9%。其中移动端的广告营收在整体广告收入中占比93%,高于去年同期的91%。
  科技股的捷报更让美股呈现出了冲刺的意味。当地时间25日,科技股居多的纳指收涨0.21%,而当天道指跌0.51%,标普500指数则跌0.04%。不少人将纳指的增长直接归功于Facebook和微软的助力。
  事实上,科技股几乎在一定程度上“主宰”了美股。数据显示,年初至今,美国科技股已经累计大涨了大约27%,而与科技股“共命运”的纳指则大涨了20%。这背后的美股也呈现出了复苏的气势,数据显示,在今年截至4月19日的时间里,道指增长了14%,而代表更加广泛的标普500指数则上涨了16%。 开放API是打造开放银行的必经之路,利益涉及各方,知易行难。加强合作、提升科研与人才培养是发展任何行业的基础工作,短期并不会产生实际性效果。
  七项举措中,虚拟银行牌照的审批制、兼具银行与金融科技的特点,被看做是引入内地极具创新性的互联网巨头、金融科技企业的举措。通过资本与技术的引入,带动整个金融科技行业,特别是传统银行业的新一轮变革。数据显示,一季度AWS的营收为76.9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1%,但去年同期,AWS的增速还为49%,与如今Azure 73%的增速相比更是相形见绌。对于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亚马逊,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万亿美元市值的另一个玩家苹果将在4月30日发布财报,而在财报发布之前,苹果已经做出了重大的改变——从硬件转向服务,即将到来的财报也成了考验苹果的关键时刻。然而正如微软首席营销官克里斯·卡波塞拉所说,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股票能够永远站在最高点,截至当地时间26日,微软市值9953.23亿美元,苹果为9633.32亿美元,亚马逊为9603.57亿美元。
  科技股支撑 科技股是美股的“财神”。以标普500为例,科技股占比高达26%,仅仅是FAANG五大科技巨头就占据了标普500 15.5%的市值。相比之下,排在第二的医疗板块只有14.3%。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美股目前还是一个持续性的创新高的过程,且这个过程并没有结束,美股经过了十年的上扬还在高位,这也是客观现状。未来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出现一些变化,包括公司的业绩跟不上、货币政策发生变化或者投资人的情绪及风险偏好发生变化都有可能影响美股,因此投资者要密切关注这些因素。万亿俱乐部万亿市值俱乐部又多了一名成员。当地时间25日,微软公布了三季度业绩,超预期的营收让微软股价大涨超4%,市值也一度冲破万亿美元。至此,微软成为继苹果和亚马逊之后,第三个站上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财报显示,微软2019财年三季度总营收为306亿美元,同比增长14%,净利润达到88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云业务成了微软当之无愧的火车头,作为对标亚马逊AWS的产品,微软Azure的收入同比增长了73%。科技股一片大喜,美股也因此春风得意。23日,标普500指数收于2933.68点,盘中刷新了历史新高2936.31点,纳指也紧跟其后刷新纪录。然而不和谐的声音却总是提醒人们不要“得意忘形”。
  “现在我们更加担心美股高估值风险。”24日,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就如此提到。而在隔夜标普500指数触及历史新高之际,他所在的对冲基金也一口气减持了逾400万美元科技股。
  这种担心不是偶然的。此前德意志银行旗下资管公司DWS首席投资官David Bianco也明确表示,未来1-2个季度美股上市公司利润表现未必会令人满意,投资者需要思考在已大幅上涨的美股市场里,如何保住自己来之不易的投资收益。
  市场早已领教了科技股领涨也能领跌的能力,更何况预示着未来可能并不美好的蛛丝马迹也已经越来越多。当地时间26日,即将上市的Uber公布了自己的股票定价区间——44-50美元,估值也定在了805亿-915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已经比上月Uber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再低了一个档次,值得注意的是,去年Uber的估值还为1200亿美元。自降身价IPO的Uber有苦衷,毕竟Lyft的例子摆在那里。作为今年硅谷科技股的第一枪,Lyft高价上市的第二天股价就大跌12%,市值瞬间蒸发1/5。对此,李大霄认为,这些也是曾经对美股过度乐观的期待慢慢回归于理性,属于价值回归的情况,但头部公司的财报还是不错的,且目前美股有公司的业绩作为一定的支撑,并不是像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时期没有业绩完全靠想象,因此未来还是要看公司的具体增长情况。根据香港金管局的定义,“虚拟银行”是主要通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银行。与内地的银行概念相比,虚拟银行可以说是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直销银行这三者的交集。除了需要满足《银行业条例》中的“3亿港元最低缴足款股本”要求,2018年5月香港金融管理局发布的《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指出,金管局会优先处理能证明具备以下条件的申请:
  从上述要求可以看出,虚拟银行并没有被要求一个固定的经营模式,监管也鼓励参与者根据自身资源禀赋状况自行申报各具特色的运营模式。并通过这种方式引入内地最具创新活力的金融科技行业内的顶级玩家。
  花费偌大精力,香港为何会有如此举措?变革中掉队的香港香港是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和生活水准最高的地区之一,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在世界享有极高声誉。然而,在近年崛起的金融科技创新浪潮中,香港已经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2018年金融科技全球中心城市报告》显示,综合金融科技产业、生态、监管等因素,香港的综合指数排名全球第十,远远低于纽约(第三)、伦敦(第四)的排名。在中国所有金融科技发展城市的排名中,也落后于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具体来说,从以下几个方面可见端倪:
  第一,科技创新支持程度低。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发布的《2017年香港创新活动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香港本地研发支出占GDP比例仅有0.8%,远远低于北上广深杭平均5%-6%的水平。与金融科技创业相关的政府资助或拨款申请流程冗长,一旦申请被退回,高昂的时间成本便足以导致创业失败。
  第二,金融科技产业发展缓慢且不平衡。基础设施上,香港具有齐全的传统金融交易所及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但缺乏云计算、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基础服务设施;传统金融科技化方面,银行、券商、财富管理等领域科技化程度尚可,居民的金融服务也较为方便;互联网银行/证券/保险方面,互联网证券(无线下物理网点的证券机构,非内地的互联网证券业务)遥遥领先,但互联网银行、互联网保险驻足不前;新金融业态方面,第三方支付特别是移动支付极不发达,消费者更多使用现金、信用卡、八通卡等,网贷、众筹等模式的规模不大。
  第三,消费支付仍为线下方式。香港目前仍以现金、八达通、信用卡为主要支付工具,移动支付尚有待发展。根据2018年7月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的调研显示,用过手机支付的香港市民不到3成,使用者年龄集中在25-34岁,而50-64岁市民使用最少。同时,香港市民过去一年的支付渠道以现金及八达通为主,分别达99%及97%,手机支付只占20%,网络支付也只有13%。
  第四,监管环境有待改善。得益于香港发达的传统金融行业,其监管体系也十分完备,但正是由于完善的监管体系,使资本量较少、专注于在线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难以满足传统的监管许可要求。同时,监管层认知落后、传统金融势力阻挠等问题都导致了金融科技公司发展缓慢、甚至是停滞不前。
  虽然存在种种问题,但香港已经认识到,金融科技是成为世界金融中心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并提出:“在未来十年,金融科技将会大大改变现今的金融服务交付模式,对香港至为重要”。
  应运而生的虚拟银行为了推动银行与金融科技的融合,2017年9月,金管局总裁陈德霖表示:“在智慧银行新纪元下,银行业、金融科技界及金管局必须共同努力,改变香港的金融生态环境。提升香港银行体系达到更高层次的智慧银行阶段,不单纯是锦上添花,而是势在必行。为满足客户不断增加的期望及要求,银行及科技的融合刻不容缓”。
  同时,推出了七项举措以加快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包括推出快速支付系统、金融科技监管沙盒2.0版本、引入虚拟银行、推出“银行易”简化监管要求、促进开放API、加强跨境金融科技合作、提升科研及人才培训共七项举措。
  逐项来看,快速支付系统(FPS)虽然首创了跨银行、跨电子钱包、跨币种、全天候运作模式,但目前仅支持个人对个人,用户数量、用户习惯、使用频率、数据安全等问题依然掣肘FPS的发展。同时,香港储值支付工具(即内地的第三方支付)目前也仅发放了13张牌照,移动支付接受率远低于内地,创新性、便捷性也远远不如。
  监管沙盒升级是对金融科技发展的现实要求。“银行易”是对银行用户体验的进一步提升。
  那么,已经被授予虚拟银行牌照的四家公司,到底具备何种优势,能够助力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 姜还是老的辣。在过去的一周,美股科技股五强“FAANG”(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母公司Alphabet)陆陆续续发布新一季财报,挣扎于旋涡中的Facebook依旧底气十足,败退中国的亚马逊也未受影响。而老牌科技公司微软更是因漂亮的数据而超越苹果,成为第三个站上万亿俱乐部的公司。美股喜大普奔,然而“讨厌”的是,唱衰美股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独角兽Uber的“低价”上市也总让人担心,泡沫是否真的就在不远的未来。
  虽然Azure的规模远小于AWS,但微软带来的影响已经越来越不容亚马逊轻视。投行Stifel的分析师指出,Azure的增速已经超过了AWS在相同规模下的增速。巧的是,就在微软公布财报后不久,亚马逊也紧跟微软脚步公布了2019财年一季度财报。
  
下一篇:没有了